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魅力鉛山 > 魅力鉛山 > 怡游鉛山

鉛山風情九十五——傳奇天子地故事說虹橋

發布時間:2020-01-30 13:08來源: 鉛山縣人民政府編輯:超管 視力保護色:
打印字號:  

  在世界各地,叫虹橋的地名很多,很多僅與一座橋有關。在鉛山,虹橋不僅是座橋,還是一個鄉鎮的名字。該地名與一塊“天子地”的傳說有關。

      夾著一條秀美的河流蜿蜒而進,兩岸是恬靜的村莊與山巒。頂端靠西,有個叫天堂里的地方。

       山如兩扇門,在重重的山門之中,天堂里就在這個山環水抱之間。山水靈氣育有一塊風水寶地,叫:犀牛望月。只是月之陰晴圓缺,變幻霎間事。山川靈氣功德圓滿也非一朝之功。得之,必待天時地利人和之機,也必是厚德傳世之家、大賢大德之人。

       唐末,朝廷昏庸腐敗,天下暮氣沉沉,百姓苦難,天地無光,犀牛望月之地卻端氣祥結。有位叫玉祥的地仙守望吉地幾十年,感覺犀牛望月之地,地氣萌發,似有破土之勢,心感吉地正待良人。于是,他遍訪巨族賢德之家。發現橋亭里黃氏一族人文鼎盛,睦鄰鄉友。于是在黃德公去逝時,他便替東家擇選了這塊“天子地”。

      果然,寅葬卯發,黃氏子孫中有一位屢試不中的秀才,當年鄉試中舉。于是其又趕到京城考進士,雖然落榜,但結識位王爺,竟然得以舉薦在京城為官。

       黃氏族人非常感恩這位叫玉祥的地仙,每次玉祥路過黃氏家門,族人都待其為上賓。

由于京城萬里,官員回家不便,黃氏夫人一人待在家中就不免伶仃寂寞。

        有一年,官員回鄉,又匆匆離家。不久,黃氏夫人發現自己懷有身孕。時至年終,近春節仍不見丈夫歸家,心便有想念,且有了焦躁,對地仙所謂的光耀門庭之說便有了冷淡,對地仙的自視功德便有了不滿。

      于是,招待先生端出的為冷飯剩菜。天寒地凍,打盆洗腳水,竟也是冷水相對。這位玉祥立即明白,女東家不滿了。女主人隱喻地告訴他,晚上沒個暖腳之人,她對丈夫京城為官不能抽時間操持家務而心中有怨。

      好與壞已不辨,善與良已不分,恩與仇已泯滅,如此心胸狹隘,又刻薄寡情之人,今后怎母儀天下,又怎能教導子弟恤備為民、惠濟百姓。

     掌權者,不能福民,就只有害人。

     于是這位暗中考察黃氏德行的玉祥先生,決定將“天子地”毀之。

     他用符紙剪一條蜈蚣,在圓月之夜設壇作法,禱告上天,向月一拋,蜈蚣竟騰宵飛升咬著月光不放松,遮住了人間一片光。雷公夜間巡視見之大怒,招來電母龍王,一時電閃雷鳴,一個霹靂,將蜈蚣打下,驚得一枚石從月光下掉下來,落在山下。此后虹橋橋亭一帶,又稱雷打石。

      說來也怪,自此天子地一帶,月常伴云而起。天子地得不到月輝的照耀與滋養,花枯葉凋,再難成氣候。只是黃氏妻已懷孕在身,此男孩出生后,雖不能貴為天子,但長大必為奸雄,有禍亂災害一方之憂。

     于是,地仙決定乘小孩尚在腹中而除之。

     相傳,黃氏小孩尚在腹中時,家中就有一只金雞飛臨,一條烏黑發亮的神犬相隨而來。白天金雞飛屋上以棲,晚上黑犬則睡在家中屋頂,以覆屋中紫氣祥光。

      當時,正遇黃巢兵進江南,有其謀士觀天像,發現饒、信二州有紫氣沖斗,似有天子之氣。對這要與黃巢爭奪天下的人物,應先除之而心安。于是便日夜尋訪。無奈,似有天狗模樣的一塊云,遮住光毫,護衛左右。讓其很難找到光源所在。

     地仙,對這金雞這條天狗也無甚辦法。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這位媳婦忍不住相思,對地仙講,想要丈夫回鄉。地仙見此機會假言:雞飛狗跳,家非祥兆。畜生在屋頂,擋住了家中的氣運。

      媳婦問計,地仙言:若將金雞烏狗除之,其丈夫必定官升三級,回家就自由了。

      媳婦信以為真,一天喂食,故意將烏狗喚在室中,將門反鎖,叫來族人一同將烏狗擊殺。烏狗盡忠不得,陰魂化著烏鴉而悲鳴。同時趁金雞夜眠,捉拿宰殺。金雞委屈,化作一只八哥日夜悲啼。

      八哥的悲鳴讓地仙有所省悟,想到黃家人多年的恩德,自已只受一時的怠慢就恩將仇報,深感自己德行欠缺。于是,立即告之黃氏族人,三日后,可能有兵災來臨。要避兵禍。一是要在橋亭處的雙溪之間挖九口塘。二是在三日之后的寅時,派人在村子前的竹塢吹牛角打戰鼓,到時會有兵將來救。

       黃家覺得奇怪,自知本族人一直勤勞本份耕讀傳家且在深山,山高皇帝遠,怎會有禍?想深問原因,地仙又言:天機不可泄露。于是,挖塘、吹號也就沒有親力親為,只派下人前往。

下人在雙溪口打了八口塘,看到還有一口塘再要安下去,地有點狹窄,就停了工。

      當夜,黃巢的部隊軍師就看到鉛山天堂這個地方紫氣沖天。他知道,江南這位與黃巢爭奪皇位的人在鉛山,在一個叫天堂里的地方,于是派人追殺。

       三天后的后半夜,黃巢軍隊就到達天堂附近,看到一路燈火通明,兵將如潮,負責吹牛角打鼓的下人慌了,還未到寅時,就吹角打鼓。本來,寅時吹角打鼓,竹塢山上每根竹子每節竹都藏有一陰兵,可布八卦陣引開敵軍。此時,當前,每節竹聞角聽鼓裂開,竹中的每個陰兵還是嬰兒的模樣。

      傳聞,黃巢派大將領軍隊到天堂里,也不知哪位是天子之身,于是見男人就殺,見女人就砍。黃氏媳婦躲在橋亭的橋底下,黃巢軍未發現,媳婦本認為可躲過一命。不想旁邊大樹上,那只化為烏鴉的烏狗大叫:橋底,橋底。將軍恰好聽到,頓時醒悟,于是發現婦人,將其斬殺。

      黃巢軍見橋下再無活口,本想離去。不想黃氏腹中嬰兒咬破其母肌膚從腋下而出。那化為八哥的金雞扇著翅膀叫喚:腋下、腋下。黃巢將軍聽之,好像明白什么。返回,見到一男嬰從一婦人腋下鉆出。正待舉刀,不想嬰兒竟化成一條鯉魚潛入水底。黃巢軍趕緊將溪水舀干,不想鯉魚一下跳入塘中。黃巢軍趕緊將塘水舀干,鯉魚又跳,反復如此,待第八口塘水見底之后,本想跳到另一條溪的鯉魚跳到岸上。鯉魚一到岸上便露出人形隨風而長,轉眼就有將軍的個頭。黃巢將軍立即舉刀相向,頓時鮮血飛天,血流成河。有聲音慨嘆:早了三天,你殺我。遲上三天,我殺你。

因“天子”死在橋下,血染整條河流,十里而歇,到一古橋而止。血所停止的橋當地百姓稱:紅橋,后諧音:虹橋。所流而徘徊的村叫紅家,后稱洪家。

后來,黃巢兵敗而亡,有術士言,其實天堂里的天子地已被地仙毀了地氣,“天子”出生只能稱霸。若黃巢收得,可助黃巢帝業而稱霸一方。可惜死在黃巢之手,是自毀長城。

所以江南諺語云:黃巢殺人八百萬,殺錯凡間半個人。未脫胎,只能稱半個人兒。

所以鉛山人罵人不懂事,都講:你還在娘的腋下。

 

 

從青石的橋面可知虹橋的古老。

橋面寬闊。

少時見有河流穿過。

三拱相連,長虹臥波。

石鼓立橋,可見當年的氣派。

虹橋之上有個村莊叫流源。

可以看出水的清澈。

鄉村的純樸。

還有文化的沉淀。

以及秀美。

與風情。

這水下原是村莊。

雷打石就在附近。

水出口處,有橋有亭,稱:橋亭。

現在仍有世外桃源之美。

真君廟是湖心最美的風景。

此處可一覽湖山。

攝影:黃一亮,陳春宇。作者:丁智,鉛山縣文聯主席、書協主席,上饒市作協副主席,江西省書協、作協會員。對本文有意見、建議與補充,望聯系本人。微信:D36936936922(轉載注明出處為謝)

瀏覽量:
nba虎扑体育 3d78期排列7开奖结果 盛京棋牌网站 北京11选5买3个数中奖多少钱 欢乐贵阳捉鸡麻将 黑龙江22选5开奖公告 武汉麻将技巧手法 四中四免费送平码 大满贯大四喜水果机 真人打麻将四人下载 网易的新马快乐8 乐禧白城麻将辅助 我想下载安装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哈灵麻将app下载 秒速赛车有规律吗 浙江6+1技巧 星悦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