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魅力鉛山 > 魅力鉛山 > 怡游鉛山

鉛山風情九十三——判官廟里程養全

發布時間:2020-01-29 10:25來源: 鉛山縣文聯編輯:丁智,鉛山縣文聯主席、書協主席 視力保護色:
打印字號:  

程養全,這個名字,鉛山人可能不太熟悉。

但河口三堡有座判官廟,鎮中的人都知道。這個判官廟正是祭祀永平州判官程養全的廟宇。那時,鉛山享受的是“州”的政治待遇。

程養全,字子正,德興人,元至正二年(1342)進士,授寧國錄事。讞獄多所平反。后轉龍游丞,政聲益著。紅巾倡亂克復有功,授鉛山州判。

可見程養全是位學士,有良知,有政聲,也是有武功謀略的人。

可惜這樣一位學士,金榜題名之后遇到的是民不聊生的大地。1351年,紅巾起義,烽火在江南耀野。

程養全在龍游克紅巾軍有功,到鉛山,農民軍依就與他對峙。

出鎮汭口、湖坊。號令明,賞罰信,立營柵以防御,設團勇以保障。比寇兵蟻附而登出,義兵力戰,俘首以萬計。

在此,可見程養全,有勇有謀,且有號召力,有大將風度。同時也可以看到戰爭的慘烈。

大廈將傾,獨立難支。

然賊有加,而兵無加,亦恐難于持久。

從浙江到江西,程養全應該看到農民軍的燎然之勢,他應該是感知到民心的力量,也知道戰局的最終結果。

雖然他是漢人,皇帝是異族,但既然自己踏上的功名之路,得到皇恩,受到皇祿,就必須忠君,就必須職責堅持。

他感到刀鋒逼近,感到自己壯烈的時刻,所以他預先替自己寫了祭文:幼學壯行剛直自任非腐儒也;出身科第官至七品非賤夫也;寧國、龍游粗著廉介非污吏也;年逾五十為國而死非正命猶正命也。

儒家以順應于天道、得其天年而死為得“天命”。天年,為人自然的壽命。

心雖不甘,勢已難為。正如所料,農民軍日增,程養全最終戰死。為至正十四年(1354)五月五日,時年56歲。

州人德之,樹碑章巖以紀其實。將他與歷代有功德于鉛山的地方長官一樣立碑頌德于章巖,可見鉛山群眾對程養全的禮遇。

但即將而來的以紅巾軍起義而勝利的大明王朝,對這位與自己為敵的前朝州判,肯定不可能歌其功德。明《鉛書》完全忽視程養全的記載。

但程養全自鑒自己不是污吏,能剛直自任應該不虛。

據清,鉛山文人陳瑞《瘦松柏齋詩集》中所載:程養全在補缺候命家中時,時饒州太守韓鏞,非常欣賞他,請程養全主管教育。學府有晏殊請范仲淹主講南京官學時所植松樹,程養全與郡教范堯臣、同年董宗文、陸元慶、李晉齋、郡士楊本相與講論治道之要,常聚府學范仲淹手植的松樹之下。有人繪圖號:松亭六客。韓鏞贊其行教學有誠,尤其欣賞他清潔的人品,以“白粥”二字題其齋名。并賦詩以贈,所以程養全又號:白粥道人。

幸程養全的去思碑猶在。雖苔蘚蝕,猶可意度。道光二十九年,地方鄉紳請縣令李淳移文鄱陽、德興查其郡邑志及家譜,見有寧國、龍游任職,后有移查二處,核事實后。咨部奏,易舊額為:程公祠。

李淳任職鉛山,以培養人材自任,見鵝湖書院宿舍少且將傾,童生膏火費用不足,強力動員富戶捐款,而是書院為之一新。人云:當前不令人愛,過后令人思。

判官廟的舊額與石柱的內容文字,現己難完全考證。判官廟舊有,曾與滕振坤老先生談及判官廟。他言,從石墩形狀,有元代風格。該廟俗敬鬼判官,還有杜十姨與伍髭須,聞二者分別為杜甫與伍子胥,只不過杜甫為女像而已。

不知判官廟中,是否塑有程養全的神像。如塑之,土改之后,也該移除了,此廟后分與十幾戶的居民居住直到現在。

好在有居民住著,那梁,那柱都完整地保存著,柱上有描金的對聯,現被石灰覆蓋,若掀開,那定當光彩照人。

只有程養全跋朱熹《秋月告病齋居詩卷》詩:旱魃無端寇有年,病中懷抱費憂煎;相看不必論詞翰,要識丹心契老天。朱子知南康軍任上,南康大旱、朱子心力憔悴,憂勞過度,臥病思友。程養全跋此詩時,寇有年,心憂煎,只呼天。

觀此跋書法,運筆跳躍跌宕,點畫峻厲,有北魏雄強之氣。

在朝代更替的過程里,有許多不愿折腰的靈魂。拿筆的手緊握起刀劍。

他們懂得,越堅定文字越有力量。

 

 

走過這道:恬風的石門。

你就看了方正的一幢老屋。

有歲月之痕。

有滄桑之感。

夕陽如血。

每根石柱都有文字在述說。

讓我們追尋。

那汭川的戰斗。

那血戰沙場的英勇。

還有章巖石壁上的功德。

還有你留存的筆墨。

作者:丁智,鉛山縣文聯主席、書協主席,上饒市作協副主席,江西省書協、作協會員。對本文有意見、建議與補充,望聯系本人。微信:D36936936922(轉載注明出處為謝)

瀏覽量:
nba虎扑体育 波克城市棋牌游戏 排列五精选5注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开户买股票 江西新11选5走势 有那些网上棋牌 大众麻将全集 山西扣点点规则 网赌id控制玩家图 南京麻将进园子规则 福建快3万能走势图 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16年nba总决赛 赚钱网游推荐 哈哈湖南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