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魅力鉛山 > 魅力鉛山 > 怡游鉛山

鉛山風情九十——惠濟渠上虹臥波

發布時間:2020-01-27 09:14來源: 鉛山縣文聯編輯:丁智 視力保護色:
打印字號:  

橋以虹的姿式停在河流之上,除了承載我們的身體,還有我們的目光。

烈橋·轉橋

我一直無法解讀“烈橋”的含意,在明代嘉靖的歲月里,身為內閣首輔的費宏在自己的新居鄉土湖東構筑一座新橋,為什么取名“烈橋”。

拋開橋的名字,探尋修筑此橋的本意可以感知費宏的智慧與深謀遠濾。在朱宸濠指使的三姓作亂后,費宰相與弟弟費完搬離了被三姓作亂毀壞的家園橫林柴家埠。來到湖上,現叫清湖的地方,之后費宏一家單獨來到那時叫湖東的地方安居。與此相鄰的是韓姓家族的田地。韓姓乃南宋宰相韓元吉后代,宋時遷居信江與鉛山河交匯處,鄉人稱:港口韓家,當時已成河口巨族。為免今后田地糾紛與用水紛爭。在挖掘修建惠濟河的同時,在費氏與韓姓的田地之間另開一水渠,以渠為界,渠連惠濟渠。渠上立橋,稱“烈橋”。此橋僅一孔,三兩米寬、三四米長,用本地所產的紅石筑砌,靜伏田野,并不起眼,但橋上刻有橋名:烈橋。

湖東費宏的房子布局也是非常講究,大門之外是一座“舊輔元臣”的牌坊,府堂大門與牌坊之間是石人石馬排列二旁,牌坊前有兩只石獅矗立。石獅前是大路,路前有一口月牙形的大水塘,遠眺鵝湖聳翠,近觀田野園地綠葉紅花。聽聞,初一、十五,站在池塘,可以看到池中費宅飛檐云動,有月沉寂,似天上瓊宮。

費氏府堂北側有一廟,曰:朱公廟。據在廟中唱經的翁金虎介紹,朱公廟之神朱公公原居葛仙山,費氏族人請下山,有護佑家族子孫平安之意。翁金虎祖父為上饒黃沙人,其父親師從河口鎮著名的吳道士學藝,有些掌故與道教方面的學業,也知。

朱公廟右側另有一水渠,水源來自于惠濟渠,在惠濟渠的婀娜的腰枝里,劃了一條弧線,從惠濟渠流出后,在烈橋境的大地奔走,潤澤著烈橋這片遠離河流的土地,拐了個彎,又返回到惠濟渠中。這小水渠之上,也有一橋,民眾俗稱:“轉橋”。據聞是費宏住湖東,費完住清湖。費完常來看望兄長,兄長送之,常在此橋往返惜別。“轉”,在鉛山的方言中,有回家去之意。送別時招手叫一聲:你好好轉去。乃為注意安全,平安回家之意。

也就是在這湖東費宏莊園,有烈橋與轉橋所橫跨的二條水渠,一前一后環繞著費氏田園,之后并入惠濟渠。這并入的渠在縣供電公司段有個入口,經原民和村支書韓鏡明指點,我才發現這座立在河上的這個閘門。

這兩座橋,我小時經常走。黃昏,常會裝模作樣地捧個書本,在附近溜達溜達,當時常傻乎乎地看夕陽,很難得關注腳下的石橋。據費氏文化研究會會員費文端研究,因費宏與費完兄弟后相見相送來回乃無止境,兄弟倆在湖東與湖上兩個莊園間,所經的路途中途挖一小池,池上架設石梁,兄弟相送到此各自回家,可同時抵家,此池稱“相送窟”,又叫“相思河”,至于這池上石梁的名字是否就叫轉橋,我也未再追問。

韓  家  橋

韓家橋應是我最熟悉的一座橋。它座落在韓家祠堂的對面,所以叫韓家橋。之后,韓家祠堂輾轉成了許多單位后,成了鉛山縣第二中學。

據載,韓家橋是明嘉靖年間在惠濟渠修建后建造的,是費氏所建還是大眾出力,已無從考證。開始是木橋。清乾隆年間改建青石橋橋面,橋頭石柱上鑿有“韓家橋”三字。我認識此橋時,石柱已不見了,石面或被泥石或水泥蓋著,已看不到青石板的蹤跡。我記得橋身為紅石。

童年的時候,我常到此河洗澡,喜歡站在橋的東面,一頭扎進水中,穿橋孔而過。此橋有三孔,中間橋孔水深,橋的下游也是,水面狹窄,水深且急。

那時,河中長著小草,河水清澈,河下是黃澄澄的沙子,我們常將沙子涂在身上擦澡。沙子揩得身體癢酥酥的,很是讓人愜意。

二中開通了側門旁邊的幾個房間做小吃店,我母親曾在這小吃店做過家屬工,也曾在校門口的右側煎包子、炸韭菜餅子。在我印象中,生意都挺好。因為,當時的韓家橋是河口、永平、虹橋的主干道。

最讓我難忘的是在橋的上流,在那棵樟樹下垂釣,有種叫紅眼吊的小魚,用面粉裹了之后油炸,肉特鮮嫩,魚骨嚼著如回鍋二到酥的油條,脆香。

天 燈 橋

天燈橋的位置,很多人常疏忽。橋頭是否有燈柱,也不見相關的記載,很多人言天燈橋為“添丁”橋。語言如此相近、向往如此雷同,皆民眾所盼,常讓人難以分辨。天燈橋位于旺子源進鎮區的路口,明萬歷年間建造,初為木板橋,道光年間改為石橋。少時見之,那兒當時是一片菜園,印象最深的是地里長著花菜,一片連一片,像操場上滾滿著皮球,很是可愛。當時二中的食堂,最好的菜品之一就是肉片花菜。味美,花菜耗油,一般人家家中很少買它。

我時常在橋的附近傻傻地觀看天空,不是因為有云也不是因為有鳥,而是因為天空中有風箏。放風箏的基本上是武裝部的干部子女,讓自己的制作在天空自由行走,讓河口的天空有種異鄉的情調與高遠。

橋的西邊是消防隊,那些戰士常反反復復地爬上折疊云梯,還有就是抱著那卷起的水*練習沖鋒。同時,也會端著水龍頭在河中試水*,看到那如龍騰躍的水柱,心中總是驚慕不已。那時,我們常到自行車修理店買節皮筋,將圓珠筆芯的珠心退出接在皮管上做水*。將干凈的河水揣在懷中玩耍是其中的一種方式。所以我常站在橋邊看消防隊伍“嬉水”。至于橋的模樣,如被水洗一樣,一片空白。

常在黃昏遇到當地的農民噴水龍頭給蔬菜澆水,透過水霧,好像可以看見彩虹。

羅  家  橋

有時,有些名字是堅韌的,在惠濟河上,也許羅家橋是被呼喚次數最多的一座橋。它處在河口古鎮最繁華街道的咽喉要道,像個地標,又像城南舊事,抑或還是一個分水嶺。古與今,新與舊,老街與新區,以此為界,好像有某種惜別的含義。

橋上常有賣香紙與冥幣的,讓人尤感人世的無常,橋也或有二重境界。

它曾經也是最擁擠的一座橋。除了橋本身之外,橋邊還挨建了一幢房子,樓上住宿、辦公,樓下店鋪經營。這曾是最引起爭議的一幢建筑物,之后,許多的房子都好像不管不顧地將地盤伸展到水面。

將一條河流倉促的原因,我有時真不想追尋其中的內幕。

我想尋找的是那個修橋的人。在石塘紙業同心館的呈展文字中,我讀到創建于道光年間的“勝春號”,在河口有店鋪,商行及銀行,其后代羅怡順、羅怡泰、羅怡壽三兄弟主動出資在河口復興街頭建起了一座的五丈長的石拱橋,后人稱其“羅家橋”。

當然,另還有文字記載:羅家橋為嘉靖年間由一羅姓商人建造,原為木石結構,民國二十六年(1937)由河口鎮商會集資改建成雙拱石橋。

時間長了,敘述者與記敘人也許都有錯位的可能。認真設想,上面的二段文字,也許有事件相融的可能。在面對修橋補路這樣一件仁德善意的義舉,我不想考據,只是想感恩。那些為此橋增添一磚一石的人,都值得我們想念。每次橋上行走,我想,自己都應格外珍惜。

龍  灑  橋

如果我不講,龍灑橋就在現河口二小的對面,我相信,許多人,都不知道它的位置。

龍灑橋很低調,低調地就如我們走親戚,沒有挑籮肩擔,只是攜個果子包,就完成了一種親情的對結。

我與道光廿二年所建的龍灑橋沒有太多的糾結。我曾經有個女同學住在龍灑橋邊,很多年后,待我見到她時,她剝了一個桔子給我,桔皮有著菊花的模樣。桔子非常地甜,我不知講什么才好,她好像什么也沒講。走出她家的門,就是龍灑橋,有月灑在橋下,水波蕩漾。

三十年后,我們在一個太陽非常曬的時間遇見,彼此依舊第一時間認識。

有關志書記載,民國時,河口律師會會長李放先生住龍灑橋附近。他獲知國民黨要抓拿黃道先生在獅江中學讀書并宣傳革命的兒子黃知真,立即接黃知真到其龍灑橋的家中避難,藏在家中廳堂屋頂上的木板書屋中,七天七夜,平安無事。之后,他與黃知真以父子身份出走河口。龍灑橋當時肯定驚心動魄,只不過,誰都沒有發現。

林  板  橋

林板橋應該是鉛山最有風情的古橋之一,一灣清水,二岸飛檐,最妙的是南北兩個石埠,清光歡笑,浣女喧嘩。

柳枝拂動,水波粼粼讓兩岸的灰墻黑瓦在水里揚起清波。這味道很是江南。

我的一個朋友的父親就住在林板橋的一幢老宅中,該房原是河口著名的紙號付源豐的老宅,解放后因經營困難抵給稅務局。房子雅逸幽深,特別是閣樓,我朋友的父親祝步文將閣樓布置成書齋,從樓梯上去有躲進小樓成一統的感覺,陽光打在明瓦上,伸手可撫,有種隔世的溫暖。

橋的北面有幢叫武威第的古宅,讓秀美的惠濟河有一些金戈鐵馬的雄強,還有一點古樸中的神密,其實在我們憶事起,威武第用于糧店賣米,后來用于縣印刷廠的職工宿舍。據聞,武威第為咸豐九年進士、曾任廣東信宜縣令饒佩勛的宅院。

其實林板橋在冬天的時候很美,橋欄以及沿河的欄桿上鋪上厚厚的一層雪,白色素潔,灰色寂靜,整條河流都靜默不語,好像時光靜止,不想言語只想靜對。

板一板二板三橋

這是惠濟河上橋最密集的地方,三幢聳立惠濟河的古宅,有三座獨立的橋與之相連,好像私宅的橋,大眾失去了命名的興趣,只以板一、板二、板三名之。

中間的“東海第”挺拔昂立,在惠濟河上,有種不言自威之感。據現居住的縣農業局退休干部潘學詩介紹,屋主姓徐,為上饒人,以做篾為生。在其來河口鎮謀生的路上,突逢大雨,無奈躲到一個亭中避雨。其見雨亭破敗不堪,于是在亭中立下誓言,此次去河口,若能賺錢,必定修亭為謝。因其做篾的手藝好,所做的茶簍與茶篩結實精巧,價格公道,深得時人欣賞。茶簍所裝的茶葉不但暢銷河口鎮,而且隨萬里茶道暢銷到武漢、蒙古等地。之后,有個茶商覺得他做事勤奮,為人純厚老實,叫他入股茶行,之后又叫他從事供銷,從而發家。此處為徐姓公眾大廳,民國時為潘學詩外公徐石卿所居,橋是清末所建,原為木橋,民國初改為麻石橋。右邊一幢也是徐氏房產,借于彭復初做乩堂,乩堂是民間俗稱,有學名應稱同堂社,又有稱覺悟堂的。彭復蘇在任鉛山縣長之后,在此,講經念佛,扶乩以為民請神為生。橋原為木橋,民國初期建成麻石石墩橋。左邊一幢高樓為一位名叫林國華的老板所居,聞其經營過**,所以得大財。聽聞該屋最早為張姓商人所建,初為木板橋,也是民國初期改成麻石橋,只是七八年前,居住此屋的一位戶用火不小心,失火將此屋燒毀,現在屋基上種滿了蔬菜,橋也塌了一半,另一半留著,沒有人敢踏步上前。

且上前也無風景。

凡  溪  橋

凡溪是個很讓人心動的名詞,我不知道惠濟河后流經二堡之后,為什么叫凡溪了。橋是明萬歷年間建造的,最繁華的二堡街店鋪的后門一打開,就可以看見凡溪橋立在惠濟河的拐彎處,煙雨江南的樣子。橋頭有一座敬奉土地、三圣公的小廟,從廟的規模推斷,好像還應該還有內容,有人言是為祭祀彭復蘇而建的。雖然無從考證,雖然之后不再流行建祠以敬,但這個傳聞還是有點讓人欣慰。彭復蘇先生離任縣長后,先居住板一橋的乩堂同善社,禮佛,后病逝于義渡里。在同善社與義渡里之間,就是有這樣一個叫凡溪的橋。

彭復蘇少時自視甚高,自詡東坡再世,所以才有“復蘇”之名。但在民國從事多任的縣令崗位之后,他選擇了與蕓蕓眾生站在一起,覺悟堂也好,同善堂也罷,都已將自己當成了凡塵。

凡溪橋是明代萬歷年間建造的,這名字每個有年齡的人讀到,都會有一種寧靜一種家鄉的感覺。凡溪橋頭有一巨宅,當地人稱“萬新行”,為安徽一汪姓商人貨棧,這名字站在凡溪之上,有意氣風發之感。

福  惠  橋

福惠橋是明代萬歷十年建造的,準確的不僅是她的建造年代,更有她的字意表達。從二堡的五福弄穿過之后,要過惠濟渠,你就會踏上福惠橋。

五福弄是廣大游客所喜歡的一個景致,不但是因弄堂幽悠雅靜之美,還有寓言吉祥之意。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之五福,誰人不想得之,五福得之應是福氣惠澤于人了。在福惠河沿街,當時聚集多家裝裱字畫的店鋪,附近縣的名書畫都喜歡到此裝裱。還有鉛山有一批裱墻的老師傅,當時,有條件的人家,墻要用連四紙糊裱,這樣冬天,木板墻可以不進透風,而且也美觀。聽聞附近的茶室特多,琴棋書畫詩花酒,傳聞此處最盛。能在此處流連,也算福人一枚。

常帶外地友人到此,從幽長的五福弄堂橋一出,再看福惠橋,天地突闊,如此暢境,讓人懷想。

恒  成  橋

河口鎮的人通常將恒成橋的位置講成大橋口,以至對于橋的名字反而忘記了。恒成橋就在二堡街下,這恒成橋的名字在熱衷收藏地方文物的葉萌所收藏的一塊石匾上出現著,匾上另外刻寫:民國五年(1916)二堡重修。二堡無它橋。而且大橋口也不像個橋的名稱。所以葉萌同志與我因而認定大橋口叫恒成橋。當每個人走在青石板的街道時,眼望一街的繁華,他常會忽略腳下河流,以及河流之上的橋梁。

很多人到恒城橋處,聽到水響,往往會俯下身去看河流,他們往往會驚訝河流之上紅石磊成的墻基,以及伸出墻基的吊腳樓,他會為此項的工程浩大而興奮。如此,對于恒成橋的關注也就無法生長。

我也沒有仔細觀察過恒成橋,只聽說在橋的橋壁上供有一尊佛,意為保佑橋的平安。橋的上面有一個亭子,應叫恒成亭,葉萌收藏的那塊恒成橋石匾,據聞就是亭的門楣。亭上原有人做小生意,賣茶賣水還有刷鞋的人。亭有兩壁實成,當時的政府有布告,此處一定有張貼。

在橋上做過生意的人肯定很多,亭子屬大眾的設施,清風往來不賣錢,到亭上只要有個位子坐坐,為養家糊口賣些雜物與小食,當時是誰也不會干涉的。

亭中小販易主,而橋仍為永恒,力載站在它身上的人。

徘  徊  橋

從費英略的《重建大平庵序》可知,位于三堡半邊街的徘徊橋與費堯年有關。費堯年因夢之緣而建太平庵,主敬火神,所以當地人稱火神庵。后因其初一十五敬香,或良辰月夜到庵前散步,往復流連,所以為方便行走所造橋,而取進月下往復之境,造橋曰:徘徊橋。費堯年(1537-1607),嘉靖四十年(1561)年進士,后官至廣東左布政使,累官至南京太仆寺正卿。此橋當在1607年之前建造。橋為青石,與所流的水有著相同的顏色。

十幾年前,因建防洪堤公路,橋徹底消失了。我童年時,生活在徘徊橋附近,那時火神廟的廟已改建了糧店。月下在橋邊玩嬉,江風習習,柳梢疏月,徘徊很美。

 汪家橋

汪家橋應該不是汪姓所建,婺源汪姓到河口鎮到甲秀園的東花園的岑湖東側安居,那是明未崇禎年間的事。汪家橋其實在明萬歷年間就有了。也許是汪姓長居住于此,所以稱汪家橋。五十年代改為水泥拱橋。這是一處人煙繁茂之地,所以惠濟河上常有橋飛架其上。縣政府在三堡建昌會館之上的永福庵時,每日從橋上走過,橋的東面有一古樟,斜倒在惠濟河上,如橋的模樣。

清湖橋與東方紅大橋

路過清湖橋,人肯定不會執著地打開清湖那泛湖采蓮的記憶。因為1964年之后,清湖橋建成了水泥拱橋,成河口進出的咽喉之橋。

其實在清湖橋下,有一座叫九獅橋的,是故道,水流與汭口之溪匯流信江,有個小水電站設在橋上,許多人已忘記她。幾年前,因建福鑫酒店,清湖河被改道,此橋被填。

東方紅大橋的建造,其實與惠濟河已經沒太多的關系,這座1966年的已通車的橋,在我一出生時就有了。同惠濟河上的橋一樣,讓我有橋的記憶,還有詩歌與酒。30年前有個筆名叫林騰詩歌愛好者住橋畔,常叫我、汪峰、金發、劉平、桂生等去夜飲。花生放在河埠上,酒捧在手上,人躺在水中,月光好像在橋上散步。健身的人,有許多喜歡從清湖橋走到東方紅大橋這樣繞河口一周,很有一日閱讀鉛山看盡長安花的豪氣。

很有豪氣的還有惠濟渠上的許多水泥小橋,連結各家各戶。為一幢屋而建一座橋,我常覺得太奢侈了,太不可思議。其實惠濟河上這樣為房而建橋的任性古已有之,只是自己自小一窮二白的,習慣思維往往太寒促,夢想都寫著寒儉。

所以我常記憶的還是木板磚房的記憶,房子不高,惠濟河上的橋不矮,在河流的清波里,橋虹一樣盛開。

鉛山還有浮橋落夕陽。

有石橋花香里。

有拱橋鄉愁中。

有長橋月光下。

有廊橋臥波。

有木橋溪上。

有橋張開故鄉的聲音呼喊。

作者:丁智,鉛山縣文聯主席、書協主席,上饒市作協副主席,江西省書協、作協會員。對本文有意見、建議與補充,望聯系本人

瀏覽量:
nba虎扑体育 尊鼎配资 130999平特论坛一论坛 吉林心悦麻将 湖南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快乐20走势图 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长沙麻将留牌技巧 贵州快三推荐号码推荐号码推荐 南粤风采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长春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福建36选7的中奖规则 下载北京快3开奖直播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看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北京赛车pk结果